Menu

尼爾 人工生命 ver.1.22 武器背景故事介紹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作者:三德相並-

來源:尼爾吧

準備通D前整理了一下,武器本身的故事短小精悍,很有趣。友情提示:找中二感的,受不了扭曲三觀的,部分劇透的,請做好心理準備。

初始-無名刀匠之劍

尼爾之劍-無名劍士的劍

LV1啊,不可以喔,悠娜。好好坐著吃。要是到處亂跑,好不容易烤好的派會掉到地上吧。你看,才剛說完就掉的到處都是。

LV2艾米爾也坐好。為什麼要翻衣櫥啊。快點把湯喝完啊。裡面只有我和悠娜的內衣褲而已。

LV3凱寧去哪裡了?咦?吃不夠所以去找食材?剛才端上去的烤全豬呢?哈?已經吃完了?

LV4在朦朧的夢中。想著失去的自己、失去的世界,還有失去的人們。想著那道再也無法獲得的幸福光輝。——《DOD3DLC》

初始大劍-天叢雲劍

初始長槍-侘寂

百合葉之劍

ゆりの葉の剣,不要看它美麗而彎曲的刀身,這是把可怕的被詛咒的劍。裡面寄宿著因為戀人背叛了自己,被自己一起穿透的少女的怨恨。被這個劍迷住的話,你的手就離不開這把劍了,會去殺掉與自己的意思不相符人。要去除這個詛咒就只有切斷自己的手臂。

切斷自己的手臂逃脫了詛咒的人,將自己的精神寄宿在那把劍上,只是想一想就可以自由自在的操縱了。也有不用切斷手臂的唯一做法,就是對寄宿在劍上的少女進行誘惑,不過至今也沒有不切斷手臂的人出現。——《DOD1》

涅槃短劍

涅槃の短剣:神殿修建時期,被選為犧牲者的少女為了割斷自己的生命使用的短劍。在斷掉了世世代代先祖的生命的劍身上有少女們的魂魄在舞蹈。

第一代的犧牲者是位虔敬的***。清純的少女被選為成為神殿的基石,自己了結了生命。第二代的犧牲者是個心地善良的城市少女。她對自己被選為犧牲者而難過,但想到會對人們有用,也斷送了生命。第三代的犧牲者是個女盜賊。據守她是一邊被神詛咒,一邊自己了結的。

從那個時候開始,原本筆直的刀身變成了彎曲的。——《DOD1》

供奉給壇神殿祭壇的短劍。神殿修建時期,被選為犧牲者的少女為了了斷自己的生命使用的短劍。因為少女們的詛咒,司祭一次次地因為事故和疾病而促死。在一場大戰亂後,神殿完全荒廢了。

從建立起已經過數百年時間了,神殿今天仍然存在。祭壇的短劍寄宿著月光,那光芒依然淡淡地照耀著作為少女們墓碑的神殿。——《DOD2》

月光與黑暗

月光と闇,經常持續的放出強烈的熱氣的大理石做成的。據說受到掌管冷氣的月神的保佑,在熱的情況下不能握住劍。有的倔強的戰士拿著這把劍來到戰場。發出呐喊向最前線沖去的戰士。眼前是幾百人的弓兵部隊…。他的身體被數百支箭穿透。

可是!他一滴血也沒流,雖然的確貫穿了心臟,但他的力量毫不衰弱。戰鬥以他所在的軍隊勝利而告終。把勝利拿到手返回駐屯地的戰士,把劍放下去的同時他被冰包圍而命絕。月神的強大魔力永遠奪去了他的生命。——《DOD1》

LV.1散落著強烈寒氣的大理石之劍靜靜地等待著劍的使用者。

LV.2聽說前面的使用者是被凍死的。大理石之劍一直在靜靜的等待著。

LV.3就連等待的時間也好像被凍住了。大理石之劍在沉睡著。

LV.4奇怪的是,這次使用者拿著劍,雖然有體溫,但是劍還是沒有醒過來。在這裡還有一點要說,使用者冷峻的臉映入了刀身。——《DOD2》

LV.1由大理石做的劍繼承了鐵匠火熱的靈魂。靜心等待一個勇猛,被血喂飽,渴望戰鬥的人所使用。

LV.2但發出高熱的刀身,即使被熟練的戰士持有,也會被燒成灰燼。

LV.3劍把一切交托在給時間。等待能駕禦這火熱的心的人。劍也希望靜靜等候。等待一位與自己心靈相通的勇士。

LV.4即使會奪走註定那人性命也好,劍也一直靜靜地等下去。在收納自己靈魂的容器中。像永不溶化的冰一樣。——《DOD3》

輪回轉生

輪廻転生,在深林包圍的領地的貴族中流傳的,圓刃的特殊的劍。使用這個劍對得到大天使的祝福而可以再生三次。最早是作為拷問用的武器,外側的刃因為可以使對手一刀兩斷而打磨得很鋒利,內側的刃為了給予更大的痛苦而很鈍。

柄的部分入毒,如果劍先刺入對手的身體從鋒利的突起的前端就會飛出毒來,可以立刻制對手于死地。因為過於殘酷而被皇帝禁止後,在歷史的反面舞臺作為暗殺用的武器實現了獨自的進化。——《DOD1》

地龍勾爪

地竜の鉤爪,帝國的考古學者從神聖之地的遺跡中挖掘到迷的化石。像是什麼生物的化石,但是包裹著化石的岩石卻異常堅硬導致無法下手。在不知道是貴重化石的時候,有考古學者曾經很謹慎小心的試圖打開,但不管用什麼工具和強有力的火藥都不能打碎上面覆蓋的岩石。

對於這個不能弄壞也不能切割的化石著急的考古學者忘我的用化石打自己的腦袋,就這樣死掉了。又黑又亮的刀身是地龍。地龍的指甲在戰鬥中流的血可以切開岩石。如果知道這個的話那個考古學者就不會徒勞的死去吧。——《DOD1》

背信之刃

信義

信義,在遙遠的東方的國家靠歌詠過活的一個歌手,因為開始感覺到自己才能的極限了,有一天就和妖怪做了契約。依靠妖怪的力量,他不斷發表的新歌都受到了好評,直到晉升為將軍家的一員。

有一天,妖怪來和歌手說。“你一生的才能已經用盡了。今生不能再唱歌了。”妖怪這樣說了之後,歌手就變得一行歌詞也不能讀了。厭倦了人世的他自殺了。據說那把劍現在還很鈍得閃著他的血。——《DOD1》

遙遠的東方國度的都城裡有一個以詠歌維持生計的歌作家。感到自己的才能到達界限時,在當鋪上看到了一支裝飾得異常美麗的刀。被紅色放光的刀身迷住了的歌作家,把刀買回了家。

把刀放在旁邊,迷迷糊糊的睡著後,在夢裡出現了一隻妖怪,逼迫歌作家交易。給你的名授予萬能的才能。歌作家為了得到才能以自己的名和妖怪達成了契約,歌作家一夜之間獲得了優美的肢體和超群的才能。

而失去了名的歌作家逐漸失去了人的身姿。終,於淪落為妖怪了的歌作家消失在黑暗中。留下的只是得到名後光輝更強烈的刀。——《DOD2》

古代霸王

古の覇王在太古的文明中象徵著巨大權利的王所持有的劍。

在太古的文明中象徵著巨大權利的王所持有的劍。那個覇王手下的王國因榮華而自豪,極端的繁榮。。然而成熟的果實總有因為腐爛而掉落的時候。在國王的權利下人民開始驕傲自滿固步自封,王國開始沿著墮落的道路前進。

當覺察到憑藉自己的力量不能控制混亂局面的時候,國王用自己的愛刀召喚出了邪神。對已經墮落了的人施行虐殺。寄宿在劍上的邪神因為喜歡吸血而顫動,最後奪走倖存的國王的生命的時候,白銀色的刀身,因為鮮血染成了漆黑色。——《DOD1》

以前,一個國家有被稱為“剛的武將”和“柔的武將”的兩個優秀的武人。兩人惺惺相吸,勤奮地鍛煉著,直到被魔劍“古之霸王”迷惑。圍繞著劍,兩人之間發生了激烈的衝突。魔劍之爭發展到戰爭。剛的武將使用鐵壁佈陣,有著百戰的磨練。另一方柔的武將採用沒有陣型的委任戰法。誰也不能預料勝負

序盤階段剛的武將完全支配了戰局。但是接下來柔武將的隨機應變戰略弄翻了剛的一方。陷入不利的剛保證陣型不崩潰,而柔的戰法也漸漸地不再通用。戰局陷入混亂。之後。在戰爭結束的遺跡訪問的村人的話。

剛的武將和柔的武將連個人都是很出色的武人。而只是極端優秀,如果剛或者柔後稍微兼備一點的話,大家就會很幸福了。”——《DOD2》

鐵管

斷罪之斧

斷罪の斧,年輕的二人一邊受到祝福一邊打算結婚。在婚禮的前夜,夜晚的黑暗中新娘發現了閃亮的精靈的身姿。精靈低聲私語。「讓你的丈夫是只屬於你的東西嗎?不是應該只喜歡你嗎?」精靈在新娘的心間甜甜地問。

她恢復了神志,清醒的時候,手裡握住血染的斧子,來到床邊,把丈夫的頭轉了過來。“這是只屬於你的東西。。”據說時間流逝到現在,也能看到拿著丈夫首級的妻子的亡靈,穿著沾滿鮮血的禮服在村口徘徊。——《DOD1》

雙子獠牙

不潔之斧

不浄なる斧,作為野心家的魔術師把火蜥蜴關在斧子裡,與那個破壞力一起,能使用炎的魔法的魔劍一同成長了。魔術師聽見火蜥蜴的私語。“如果給予血…就會有更強有力的力量。”被力量的魔力纏住的他,不久開始大肆屠殺世人。
”怎麼了?不是要給我血嗎?“魔劍低聲私語著,他更加的嗜血了。被力量纏住的魔術師也沒有對抗的方法。近幾年,發現了與魔劍一起變成了枯木的乾屍。用黑暗來迷惑人們的魔劍今天也繼續低聲私語著。「殺」……。——《DOD1》
不浄なる斧骯髒靈魂的魔術師,封印了火蜥蜴的斧子。持有者的心會爆發別人的憎惡,發瘋一般。得到這個斧子的毛賊,用這個力量眨眼之間制壓了附近的山,成為了大的山賊團的首領。
得到這個斧子的小姓==,由於無雙的勇敢得到功勞,變成了大騎士團的千人長。據說,山賊團的首領和騎士團的千人長,都不分敵我地進行屠殺,最後被自己的部下殺死了。——《DOD2》

鐵塊

鉄塊,這個世界最大的劍。普通的人根本不能揮動,現在恐怕在人世上都沒有能使用這把劍的。持有這把劍的バッカス將軍,是連弱者的生命也豪不寬恕地奪去的冷血,為了誇耀自己的力量,將被自己殺掉的敵人融化後做成了鎧甲。
每奪走一條生命就變得更沉重的大劍。漸漸地變得越來越沉,不管是誰,包括他本人也不能揮動了。一天早晨,バッカス將軍的屍體被發現。屍體旁的血泊中放著附有肉片的鐵塊。但是,到底誰揮舞的這個大劍…。——《DOD1》
LV.1曾經被稱為世界上最大的劍,見到它的人都被其魄力嗦壓倒,如今雄姿不復存在。劍已經變成一塊一塊的了。
LV.2劍還在的時候,以前的主人鍛造了這把劍,用了非常人能用的材料,儘管如此,他還在尋找這特殊的材料製作刀身。從身體上剝取鎧甲,從武器上拔出劍骨,作為製作武器的一部分材料。
LV.3接著使劍著上顏色,慢慢的到劍尖染上了赤黑色。那樣怪異的顏色,如同見到了隱世和現世的境界。一天,鍛造者突然把剛生下來的孩子作為鍛煉劍的材料投入了鍛煉爐,但一點都不融合,反而赤黑鐵全都碎了。
LV.4為了使劍鍛煉出比原來更巨大的刀身,鍛煉繼續尋找著能夠用來作為鍛煉材料的人。—《DOD2》
折斷的鐵塊
,LV.1: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塊被搞打鍛造了。戰場上,堅硬才是最強的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
LV.2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鐵塊開始殺人。因為這是它所有的存在意義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LV.3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鐵塊奪走生命。因為它覺得這樣做才能實現願望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
LV.4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鐵塊流出血的眼淚。因它知道它已經不能做回一個”人”了。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DOD3》

篡位者的長槍

審判馬上就出來了。極刑。可是很大程度上左右了將軍的人生的是他的美貌,由於那個身姿印在皇后的眼中而避免了極刑。皇后對將軍注入了愛情,之後變化為貪戀。將軍在把皇后弄成俘虜自己成為國王的時候,知道內情的人都稱呼將軍為篡奪者。——《DOD1》
王位簒奪者之槍
LV.1奪走王位的人所持的背叛之槍那女人是妓女。不論哪個客人也會立刻愛上的妓女。但是,每當她要求和客人結婚時客人都會立即逃走。她並不知道是因為她的工作的關係。
LV.2某一天,一個好像很偉大但又很醜的男人來當她的客人。完事過後,女人再次要求和客人結婚。男人開始流淚了。他是誰人都不愛的這個國家的國王。
LV.3與王結婚的女人成為皇后。但結婚後男人在她面前心臟病突然死了。留下的莫大遺產和王權都歸她有。
LV.4但即使有錢有權也好。這裡已經沒有她愛的男人了。只差少許而已。只差少許我就能得到幸福了。她只是帶著王的唯一遺物的長槍,離開了王宮。——《DOD3》
王位簒奪者の槍
漫長的戰鬥之後,男人把長槍紮入了國王的心臟。絕命的國王。與歡聲高歌的革命軍一起,一口氣擁入城裡。…這個國家從苛政下解放出來了。笑容從男人的臉上溢出。但是…馬上就消失了…。最後作戰…為什麼國王沒有反抗呢。
不,豈止如此,就象親自獻出了生命一樣…。那個是…實施苛政的國王的身姿嗎?煩惱的他從朋友那裡瞭解國王。與朋友一起去王之間的男人。那裡有…被什麼人拘束的姑娘的身姿的…。並且…從姑娘的口知道可怕的事實…。姑娘是長時間以來被作為鄰國的人質逮捕的。受到國王脅持。
眼淚從姑娘的眼中溢出…。男人在那個場合奪走了姑娘的生命…。確實國王是為了女兒,不得以地實施了苛政的。但是現在,沒必要尋求真實了。感到痛苦,被虐待了的國民起來討伐可憎的國王的“真實”。在真實的黑暗中……男人成為了國王。——《DOD2》

王妃的寶座

王妃の玉座,奧斯特拉希亞的國王希基貝魯特一世普魯恩貝魯特在西王阿塔納基魯多的女兒的丈夫死後,他後邊的兒子掌握了***的實權。
另一方面,内斯特裡亞國王基魯貝裡庫一世弗雷特古蒂一直想侵佔奧斯特拉希亞王國的領土,打算暗殺希基貝魯特一世。
奧斯特拉希亞和内斯特裡亞的對抗在繼續,弗雷特古蒂和普魯恩貝魯特家族不斷地被暗殺,兩國間關係異常緊張。
普魯恩貝魯特把來和平談判的内斯特裡亞國王庫羅塔魯二世設計處刑了。這個斧子就是傳說中斬斷基魯貝裡庫的首級的斧子。——《DOD1》

日出之國的魔刃

日出國の魔刃,東方的大商人竭盡鋪張製造的至高的刀。據說鋒利得可以切碎空氣,被斬到的東西不會感到疼痛就死掉。可是,持有者罪重加深的原因。是刀身上自己的身姿變成了難看的妖魔的身姿。貪心越大露出的那個身姿就越難看。
商人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身姿很可怕,因為難看,所以盡可能不看…。有一天,有的日,魔照射窺探了那個身姿,看到了人世的東西又想到自己難看的身姿茫然自失,在那個場合親自砍掉了頭。——《DOD1》

士兵長的聖槍

兵士長の聖槍,兵士長確認了那個的“死”。自己的感觸化為大地的淚。流淌的鮮血從黑暗奔向光明。教導奪走生命,給予新的生命。——《DOD1》

草原龍騎槍

草原の竜騎槍
原來,有一隻不會飛的龍。有著高潔的心的他不想與人交往。但是有一天,受傷的年輕騎兵和一隻龍相遇了。龍幫助騎兵,看到了他的覺醒,在這個時候他打算走開。沒有翅膀的龍,是會被人笑話的。
分別之際,騎兵說:“此恩今生難忘。”隨著時間的流逝,上了年紀的龍被人的軍勢包圍。他作好了死的覺悟的時候……”沒有翅膀的朋友,讓你久等了!”那時的騎兵已經成為了國王,和數千士兵一同出現。龍露出忘卻的獠牙喊叫著。——《DOD1》

百獸之劍

百獸劍王

百獸雙槍

不死鳥短劍

不死鳥大劍

不死鳥長槍

迷宮之聲

迷宮之歌

迷宮之息

愚者的擁抱

愚者的慟哭

面板最高的大劍,DOD1E結局的後續

愚者的盟約

凱姆

凱姆之劍
紀念凱姆父親的劍。作為國王的父親是強大而和善的存在,從年幼時開始凱姆就拿著這把劍憧憬作戰時他的身姿。可是和平的凱姆的國家也別帝國的陰影偷偷籠罩。帝國每天都擴大自己的勢力,不久黑龍的軍勢就襲擊了凱姆的城。
“凱姆。。帶著芙雷亞逃跑吧”在被襲擊的城中,父親這樣告訴凱姆。就在凱姆做出回答後不久,就親眼目睹了兩親別慘殺了。“誓死要打倒害我國破家亡的帝國和黑龍!”凱姆用作為亡父的紀念的手發誓。縱使憎惡的烈火對他灼燒,直至死亡。——《DOD1》
凱姆之劍,某國王子的劍
LV1以前曾有一個笨拙的王子。不擅長戀愛也不擅長政治。不擅長處理跟人有關的事。對王子來說,唯有在後院揮劍才是他獲得平靜的時候。
LV2當每天的揮劍次數超過一百次的時候,王子覺得自己變強了。力量化為自信,趕跑了他的不安。於是王子一頭栽進劍術之道。
LV3當每天的揮劍次數超過一千次的時候,王子得以忘記政治與謀略的苦惱。權力與金錢總是帶來謊言與虛偽,但劍不會說謊也不會背叛。
LV4當每天的揮劍次數超過一萬次的時候。王子脫離一切苦惱。覺得只要一切都交給劍就能解脫。王子從未發現自己只是逃避到劍術的世界罷了。
十八年前,世界瀕臨滅亡時,一個男人和一隻龍抵抗著神的意志。男人賭下生命戰鬥,龍為了男人拯救世界。被留下了的男人彷徨于荒廢的世界,失去的半身和心形似憤怒的殘渣。和作為神的容器引起滅亡的年幼的少女一起流浪。
改變使用龍的生命的封印,使奉獻了身體的龍負擔加倍的老司祭,是以前的一個朋友。感到了龍的痛苦的思念的男人的心在顫動了。少女乘機逃走。男人在再次陷入到孤獨中,憎惡使之沸騰。空虛的男人的心,充滿了熾熱的火焰。男人襲擊了背叛了龍的老司祭,置若罔聞地把祈禱長壽的他一刀兩斷。

白之契約

黑之誓約

白之矜持

白之約定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