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零 濡鴉之巫女 全文檔資料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來源:Gamegene

作者:Sai

冰見野冬陽的信

給黑澤小姐

請幫我找到春河
她已經失蹤一個禮拜了
畢竟是尋人,不知道您願不願意接受委託

員警那邊也聯絡過了,說搞不好又是神隱什麼的,態度有點應付

春河她不可能什麼都不說自己亂跑
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

若是自己的不幸,我無論如何都能忍受,但是春河痛苦我不能忍
一想到現在春河還在哪裡等我,就覺得痛苦到無法呼吸

春河她還活著,我感覺的到,但是得儘快…

之前您幫忙找到了我和春河的那張重要照片,我非常開心
希望這次也能借助您的力量

冬陽留下的備忘

我調查了日上山,以前是個靈場
說是靈場,卻並不是神聖的地方,是赴死用的場所

至今依然是自殺勝地

可是,春河不可能沒跟我說什麼一個人去死,

其他還有寫說是神隱之山之類的故事
據說有些人是被引誘到山裡,也有人是自己過去的

看見一篇標題是「容易被日上山引誘的氣質」的文章
直覺好的人、神經兮兮的人、舉目無親的人、懦弱溫柔的人,這些詞排在一起

春河身上有些吻合點
春河個性溫柔無法拒絕人,連對我都願意敞開心胸
她直覺卻很敏銳,三不五時就會說中我正在想什麼

可能是神隱了

但是,遇到神隱的人都去哪裡了?
越是想像,可怕的想法就一一浮現,心劇烈狂跳

關於殘存下來的後悔
為死動心的猶豫不已

我有種感覺,或許那孩子是在等待麻生大人的到來也說不定
就算麻生大人到來,異人會選擇誰,這是沒有人能知道的

春河回去的時候,自己是不是能做點什麼
要是當時我有說什麼,春河就不會亂跑了,心裡一直這樣想都快崩潰了

那些人一直都在盯著我
在告訴我這裡並不是我應該待的地方

不知不覺間,我也開始這麼做了
身體擅自動起來,和那女的做出一樣的動作
那時候,我還以為那是正確的

原諒我

活著回去者不可進入之山
這座山上有著特殊的習俗

夕陽也來到這裡的話,很快就會結束了
來了之後,會發生劇烈的山鳴,所有一切都溢出來

這裡是個好地方,已經差不多了吧
如此甚好,幸好我來了這裡

每次唱起那首歌,淚水就不禁湧出來

髒黑的筆記

算了吧,燒掉一切之後,剩下的就是自己了

我如此希望著

前往山頂的途中,在開滿彼岸花的小路上撿到了照片
那條小路好像可以通往更深處,但是現在植物生長太茂密,無法繼續前進

西洋的遺照,是將死者打扮好之後所拍攝
相傳是因為照片對平民而言很貴,只有死後才捨得拍攝

看取,最開始是觸摸和擁抱,到了最後只要看一眼,就能接收意念

雖然員警來搜山,結果還是因為找不到而放棄
沒想到過了幾天後,其中一名女孩在精神不正常的狀態下被發現了

那就是將死亡與靈魂這種肉眼看不見的事物顯像出來

水聲令我驚醒
該前進還是回去
若是回去,這就是最後的機會
如果要回去冬陽身邊就是現在了

從某天開始,那位民俗學者就失蹤了
雖然好多人幫忙在山中尋找,卻連原本森林深處可以通往他家的那條路都找不到

來到這已經是第幾天了
雖然也沒有數這數字的意義

水籠這個地方,原本叫「巫女社」,是象徵死亡的巫女神社所在地
據說希冀死亡的人,會來到這裡,尋找願意一同入山的巫女

過去,許多的巫女在這座山上被殺
她們也是回到水裡去了嗎
進而被囚禁在這片霧中了嗎

我一直在說著過去的事情
說著說著,就想起了許多的回憶

為了理解這些習俗的「根源」部份,我坐船前來這個國家,然後,找到了這座山
這裡有著美麗的朝霧,寂寥的夕陽,以及覆蓋一切的莊重夜晚

或許乾脆我也加入碎碎念的那一邊,就能過得平穩點了吧

畢竟我的父親,以及他的民俗學者朋友,也都遭到了神隱
下一個就是我了,我消失大概不會有人來找我吧

在山中神社裡找到的老舊文書上,有著關於這座山發生災厄的記載

老師變得好奇怪了
彷彿心不在焉似的
是從看見那照片開始的
平時明明那麼懶惰,現在卻積極在追蹤照片的痕跡
我得跟著老師去才行,避免他消失到不知哪裡去
若是我消失的話,老師會為了我尋找成這副模樣嗎?

我從小就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只有哥哥能理解我

旅館主人的遺書

夕陽在引誘著我
水在呼喚著我
這是正確的

春河留下的備忘

他想親身體驗這個習俗,所以選擇居住在山腹,想更接近這座山的秘密
將老舊神社改裝為旅館的父親,積極地提供了協助,大概是覺得可以宣傳旅館吧

我開始期待每晚和小孩子們一起玩
幾乎可以說是不想醒來

我病倒過一次,當時都以為我死了
但是我沒有死,我活過來了

在書上看到的日上山傳承是正確的
不可以看自殺
我看那女的上吊看了不知道多少次,真是夠了

巫女會透過嚴苛的修行來接近死亡

我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回去了

被放進匪裡的人柱,在最接近死亡的地方維持生命
就意味著令神聖的水,也就是禦神體,不會進入死後的世界

是生是死都不確定
或許在哪裡徬徨徘徊,也或許正在等待救援,一想到這裡就鎮定不下來
但是,什麼也不能做,現在只能等待人回來

若是靈所為,那麼將那個人隱藏起來的靈,多半就在附近
在進行喚回之前,需要充分注意

除了回歸于水的人以外不得進入的這座山,我這次收到邀請而特別得以入山

幼稚園時代,我和冬陽兩人用一張紙,各自畫上對方的臉的回憶

好美,我只能如此形容
有著至今看過的所有弔喪照片都沒有的美麗,以及哀傷

不再有什麼好猶豫的了
只要鎮定下來,靜靜死去

所有的東西都擁有氣息
在這座森林裡,不僅是生物和林木,連水都可以感覺到氣息

進入洞窟搜索的人中,有參與移動黑箱子的人手或身體變黑,潰爛的現象,已警告不要觸碰箱子
負責搜索的人員有三名至今未回

沒想到等待是這般難受,若消失的是我就好了

被水打濕的筆記

委託影見後,黑澤小姐一個人進入房間,沒一會兒就能發現那本書

可以聽見照片上傳來愛的耳語
這是詛咒之言,死後之戀

這裡可以一個人去死
不會有人妨礙,也不需要著急

深紅留下的紙片

我做了個關於我們渡過死之河的夢

每次唱起「回憶之歌」,就很想回到那段時間

4年前…我有了深羽
但是,我必須丟下這個孩子過去

死的時候要一個人
一個人結束

我被丟下來了

當時的我,什麼也辦不到
只能看著夕陽哭泣而已

我要過去了
對不起
原諒我

那是將水當成禦神體的習俗
對正確死亡的憧憬

明明住在一起,卻連眼睛對視都無法辦到
因為對望的話,就會被看出來吧

在一起的時間,不安與孤單已消失

每當有巫女人柱崩潰
每當有巫女承受不住意念

老師必須做出選擇

關於供養人偶

不選我也不要緊
在老師前去之前,我會儘量待在老師身邊

這件事有很多傳聞,最終將這件事當成了「神隱」
倖存的那位元女孩每年同一時期都會來訪,就像來參拜似的

水源舍影像部-柿本浩二

這座山每年都有多到不行的失蹤者
員警和我都已經習慣了

奶奶明明告誡過我,黃昏時不可以進入山裡的

形代神社的記錄

我要成為入箱大人,前往大山
前往大山,然後和那個人締結婚約

影片本身的母帶已由員警收押,員警也有搜索山裡
但不僅拍攝人,連影片現場的這棟房子都沒能找到

向出版社詢問之後,獲得了回應

我會成為不死的永久花,永遠流落在夜泉之中,這就是我的使命

根據在日上山周遭的傳承,過去,在這座山裡死去,會被認為是正確的
這座是座靈山,是山嶽信仰的物件

離開秘密地點的時候,我第一次哭了出來
明天,就是祭典之日了

人的思念,在死後究竟會變得如何呢
若是當真有靈魂,又該當去往何方呢

我決定將地下洞窟改為倉庫,把女兒的骨頭放進人偶裡,和那些奉納的人偶一起供養

我還能再遇見她嗎?

不用真正理解彼此也不要緊
只要我還抱緊著她,夕莉就還會在這裡

這是各自把彼此的人偶藏起來,然後各自去找自己的人偶的一種遊戲
據說,到最後沒找到自己的人偶,就會當作神隱,往後也絕對不可以去找
人偶似乎都是以這座山上的木材製作,是簡單樸素的木雕人偶

這座神社,是挾著禦澄川這條河建的,中間有一條走廊

要拒絕也不好意思,感覺也不是什麼壞事,就順勢接受了

可是,腳下一直往前進,就來了
夕陽變得越來越大,接近到令人難以呼吸

在某個契機下,老師提到說有在山裡的神社遊玩,也有跑去祭典等等
由於老師提到孩提時代的事很罕見,所以我印象深刻,是當時祭典的夢嗎

雖然離開夕莉身邊會有點擔心,但我也不能光等著
該行動起來了

想來應有生還者,但為避免二度災害,救援工程目前決定暫時延後處理
目前塌陷位置還在不停流出水,救援本身相當難以進行

這台相機叫做「射影機」,和我所使用的相機一樣可以映照出「不存在之物」,是非常珍貴稀有的
在古董界裡很偶而會看到出售,但是這種複眼型的還是第一次看到

然後是幼稚園畢業典禮
我們唱「回憶之歌」時,我不禁望向了冬陽,而她也正看著我,對我揮手

夜泉蠢蠢欲動
大禍刻之時,山鳴如哀鳴,林木震動

果然,不能只是靜靜等待而已,必須要動起來
若是見到母親,我有話要對她說

我明明治好了

在日本,由西洋傳來的照片在初期有著特別的意義
最有名的就是當時有個迷信認為「靈魂會被吸走」

這是很讚譽的一件事
片瀨邊角小村的女孩,居然可以成為山裡的大柱

我要出發了

也有好奇的人在徵求收購,不過出現在古董買賣清單上的射影機,前任多半是遭到不幸
我的射影機也是逝世的影見人家裡的東西,由於家人的理解讓給我的

民俗學者的手記

林木的話聲、石頭的細語、水的哭泣

死者最後的感情在蠢蠢欲動
我撐不下去了

遺照,是隨著相機一同自西洋流傳過來的
這個習俗建立於當時照片還很稀奇,便用以留下逝去家人的身影,拿來慰藉悲傷

霧氣彌漫的森林中,我遠遠瞧見了巫女們的身影
她們緩緩地上山

我最後也會一個人死亡麼
擁有再多朋友,依然是孤單一人

但是,身邊的巫女們都在哭
因為她們哭個不停,所以我反而負責安慰起來

看著夕陽,呆立當場
感覺就像自己溶化了般
被帶到懷念的場所般

在日本傳承下來的遺照,行為上和西洋的並沒什麼兩樣,但意義卻截然不同
特別是流傳在日上山一帶,稱為「弔喪照片」,能感受到淒美及悲傷等特別的情感

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也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
只記得打電話給那傢夥的事,那是最後的記憶
如果那時,他有阻止我的話,或許我就不會來到這裡了
婚禮很快就要開始了
我很快就要結束了

記錄上敘述說,他非常執著於「令靈魂顯像」這件事
看著這些引人著迷的照片,我甚至會覺得,他的目的已經成功了不是嗎

這座山上相傳有著看不見的世界,隱世

夕陽沉入了這座山,所以我得過去
感覺融入這座山的水中是非常正確的

所謂「日上山信仰」即是教導人死亡之際,必須回到這座山的水裡
在這座山裡「水」本身即是靈魂,人們只是回歸於中而已

那時候的事我只記得一點點
她用溫柔的眼神看著我,用力抱緊我之後,就走向了夕陽

這個國度的習俗有個特別的點
不同的土地習俗雖然有所差異,但「根源」的部份都是相通的
充滿神秘的同時,也給人美麗的感覺

傳說中這附近一帶有著人柱的習俗

而兩個人一起死,幽婚,也可以想成是一種超越此想法的儀式
雖不能同日死,男方卻可追在其後,締結永遠的結合,這是一種殉情

老師是個不整理東西的人

停止時間,取出靈魂,封印進去

很想告訴對方,你死的時候不是孤單一個人
在這座山,大家會在水裡相聚

我是井山,我會再打過來

施以幽婚之儀,人柱可更為恆久
柩籠之製作,應制為可與婚約異人進入之兩人大小尺寸

只有受邀請者可以前往的屋子,會不會就在那裡面
那張照片,和其他的弔喪照片不一樣

非常可憐的是,不論是哪位巫女,
單獨一個人想必都無法承受在這匪中受到的痛苦吧

本來還在猶豫是否要去,但終於決定了
雖說原本就必須決定,但為了成為強力的人柱,就得自己下這個決定才行

聽說成為人柱就能永遠活下去
而被說無法長命的我,要去山裡成為永久花

之後,父親也跟著失蹤了
直到找到這本相簿之前,我完全忘了這回事,但現在的我,能夠理解父親的心情

麻生邦彥
拍攝弔喪照片的他,似乎被邀請入山拍攝過巫女的照片

成為人柱的巫女們究竟是在害怕什麼,鎮壓什麼呢

我得到這個地方去

不知攝影者是誰的這些弔喪照片,成了家人最後的寄香

老師他,大概是不會選我的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聽見了孩子們玩鬧的聲音
本來想靠過去看看,卻在靠近之前就全部逃走了
那些小孩子也是跑進這個山裡來的嗎
還是說,也有可能是被丟下來的也說不定

為了用正確的方式引渡到黃泉,必須要有巫女陪在一旁
巫女要承受最後的那份思念,引起共鳴,持續抱在心中

老師他,那時候也來了
所以,一定還會再來
我一直等待著
畢竟我只能夠等待

必須選擇其中一人,和其中一人結束

因為她一直在等待著

夕莉這邊,我最後成功擋了下來
我不清楚夕莉失蹤的真正理由,即使我去觸摸,也什麼都看不見

敘述山上流動的水變得污穢,成了黑色的水
黑水化作瀑布直流而下,沉於山淵,最終化為黑霧彌漫整座山
透過霧氣的陽光會變成夕陽般紅色混濁的光芒
現實與黃泉的界限變得曖昧,在黑霧之中混合

現在這座山的水依然是清澈的
或許那些都是聽過古老傳說的人們的幻覺吧

流水紋樣的手記

會成為巫女,是因為從那場大水災中倖存了下來

我開始可以看見一般人看不見的事物
所以我只能成為巫女

今天,我進入了山裡
進行過煎熬身體的潔齋之後,我終於進入山裡
一踏進去,瞬間聽見各式各樣的聲音令我不禁捂住耳朵

由於參拜道路修整好了,漸漸開始有參拜客來訪
為了曬乾老舊的人偶,將人偶排列在雨廊上,結果奉納人偶的人絡繹不絕

我沒能趕上
以為再一下就能摸到的瞬間,明就掉落下去了
我沒能救回明

接二連三出現在洞窟內看見身穿白色和服女性的報告

在這座山上會將「水」作為禦神體祭祀,流傳著擁有獨特生死觀的神秘教誨
為了理解這些,我認為有必要住進這座山

本工程已決定中止,將封鎖現場

可藉由追逐過去的影子,尋找失蹤的事物,並且將「變得看不見」的事物探索出來
能找出明明確實在那裡存在卻因為各種理由「變得看不見」的那些事物

或許正如傳聞所說,是個境界曖昧的地方

結女大人也說必須製作決定婚約物件用的繪馬,慌慌張張地行動起來

有時半夜,我會感覺到小孩子們在玩遊戲的氣息而醒來
隔天,原本收拾好的人偶移動到了不同的地方

在大水災中倖存下來後,我一直以為會一個人活著,一個人結束
但是,在這個日上山似乎不太一樣

夕莉或許總有一天會走掉
理由我不需要知道

看著夕陽,就會想哭

父親為了尋找那位民宿學者而入山,最後帶著這本相簿回來
全身濕透的他和平常不一樣,看起來好像被什麼附身了似的

我聽見了聲音,像在叫喊,像在歌唱,哀愁的聲音

第一個是「神隱」

老師漸漸變了
或許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或許這就是巫女的使命吧

我,被選為大柱了

他所前往的地點,是只限得到特別招待者才能進入的房屋
若是我也受到邀請的話,就能抵達那棟建築了吧

掛斷和她家人的電話之後,自己就湧出了淚水
彷彿夕莉也會在哪天消失似的

另外一個是「幽婚」

黑澤,我獲得了這個賜名
從今天開始到成為人柱的這短短的期間,我就叫做黑澤逢世

來訪山中之人,必須前往位於山麓的巫女神社
有資格入山者,也就是赴死者,是被嚴格管理的

摸到那個人的時候我明白了
那個人在煩惱,人總是一個人活著,一個人死去

現在,分家已經拆毀,主屋和倉庫據說也都沒了
或許也沒留下什麼東西能讓我明白那場夢到底是真是假了

我可以更清晰地看見和孩子們遊戲的夢了

看來是要開始做幽婚的準備了
巫女在現世不可締結婚約
但是,據說若成為人柱進入柩籠,就可以締結幽婚之約
幽婚,算是給單獨進入柩籠的巫女們的慰藉嗎

從看見那張照片時,一切就已經結束了
再也無法逃走了

因為要結束了,我來迎接大家了哦
在終結到來之前,好好死去哦

不會再有人看見了
我可以一個人死去

因為夕陽漂亮到令人感動落淚,就來到了這裡
是和那時候同樣的夕陽

你對死亡動心,卻害怕孤單
所以我來擁抱你,過來吧

我被告知若是想在這股思念的洪水裡完成使命,那以後就需要更嚴苛的修行
雖然剛踏入山裡就開始想要逃走,但是我沒有地方可以回去

我聽說在研究異界的他,開發出了特殊的相機
若是能看到以那種相機拍攝出來的巫女照片,我相信一定可以更加接近日上山的秘密

但是又感覺一旦說出口,我的心意就會被看出來

穿著像巫女般的白衣的女子,一直低頭俯看著我
已經沒有力氣動彈的我,就這麼一直被看著

據調查,河底和下游發現了很多人偶
或許被放進人形見的靈魂們,就是從這個走廊回到河裡,進而受到供養也說不定

的確,老師是很害怕被女性盯著看,所以會刻意回避視線
就連和黑澤小姐與不來方小姐說話時,都會撇開視線

我看取了許許多多的人的死,以及秘密
可是,巫女的秘密,我的秘密,又有誰會來看取?

麻生邦彥的記錄

此外,為守護柩籠,應沉諫女於其周遭

我會想要製作相機,拍攝弔喪照片,正是因為看了這個遺照
在遺照上,我感覺到比記錄更深的意義存在

這座山裡,似乎自古就將山上流動的水視為禦神體,認為生命由水而生回歸于水

任何人都會擁有秘密
絕對無法說出口的秘密

老師經常因為夢而呻吟
似乎是至今一直會夢到,孩提時祭典上的夢
老師說在孩提時代,每到夏天就會到陽炎山山麓的親戚家度過

在捉迷藏的時候,我們兩人一起躲到秘密地點
明明想一直躲在那裡的,為何後來會離開那處黑暗呢

那孩子一直在等待著
她什麼也沒有對我說,但是我明白
雖然她應該不太記得
真正的母親的事情
她究竟在哪裡是還活著,還是已經死了

或許正因為是強勢的話語,正因為是不講道理,才能夠觸動內心

由於負責搜索的人員出現死亡事故,搜索決定到此為止
畢竟「詛咒」的傳聞已經傳開,工作人員們看起來也松了一口氣

透過看取,即可使人們安然回歸于水
將秘密、罪孽,痛苦,以及所有一切收進懷裡

所以,我選擇了那個人

想要成為水的人們不停造訪巫女神社
透過許多人的相信,代代的守護,才會讓一個信仰越來越存在于現實之中吧

明明已經決定好了,為何那個人會出現呢

匡女大人發出悲歎,說大柱終於是要崩潰了
於是得立刻決定下一位大柱

這座山上的水很漂亮
我並不是指水質的好壞,從山頂湖流下的水,會化成河川、瀑布、覆蓋整座山的霧氣
所有的水都能令人感受到這座山的神秘

放生蓮先生

連生存的力氣都損耗殆盡,對死的意識感已經強烈到「看得見」了

我感覺可以明白巫女神社的人們為何會說「由水而生,回歸于水」
日上山的巫女們,就是磨礪敏銳的感覺去感受這些氣息,並將神社的這些人引領走向正確的死亡吧

所以成為人柱的巫女,還是必須要有結婚的物件

然後兩個人,躲起來
在黑暗狹窄之處,繼續當年的後續

我在孤單倖存之際,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這件事,令我非常的痛苦

可能過去這座神社,是一座將死去孩子的靈魂放進人偶裡進行奉納的神社吧

這下或許真的是結束了
身體越來越冰冷,鮮血彷彿變得透明,變得像水一樣

夕陽漸漸接近過來
或許是我在靠近也說不定

少女告訴我「你的女兒正用你修好的人偶玩遊戲,所以不用擔心」
然後消失無蹤

透過幽婚,人柱可以支撐更久遠

每次拍攝弔喪照片,人家就會感謝我將靈魂永遠地保留在現世了
特別是日上山山麓、玉井、鯰川、片瀨一帶的人會特別高興
說這樣就和「入箱大人」一樣了

我想那場祭典,是陽炎山的祭典
小時候只有夏天那段期間,會在陽炎山山麓,麻生家分家度過

我明白了回去也不會有誰在
大家明明都在,卻覺得沒有人在

我幸運地獲得了一張,那張照片上可以感覺的到西洋照片所沒有的,一種獨特的美感

我現在也正想這麼做
反正已經見不到家人了

與頭發放在一起的文書

覺得該寫點什麼,只好連忙寫了這些
因為必須進到水裡,得先寫好

我看見了穿著白色衣服的女性

成為人柱,也是巫女的使命
她們將前去赴死的人們的記憶引導到自己身上承受之後,自己也得回歸到水中
只是,還得以人柱的身份持續活下去

我大概會一個人死去吧,死是只屬於一個人的
但是,在這座山裡的死亡,被視為不會是一個人死

白菊的手記

在陽炎山,人柱可以選擇婚約的物件
我選擇了那個人

恐懼令我顫抖不已
但是,我必須過去

時間漸漸流逝,我可以很明確地看清楚每一滴從山上落下的雨滴
擺動的林木上,樹葉一片片的飛入我的視野

於是我埋頭開始製作自己所追求的那種相機

說不定,根本沒有什麼理由
我像是看著一片黑暗般,不安了起來

隨信送還你寄放的相機

在無限接近死亡的狀態下保持強烈的意志,就是巫女的重大任責

這座山的空氣和我年幼時期待過的陽炎山有點相似

神社地下有個很大的洞窟,洞窟內沉有大量的人骨
可能這座神社原本是在奉納「人」,後來物件才變成了人偶吧

這個習俗據說是為了將逝去的家人或戀人的模樣,趁著尚未失去美麗之前保存到照片裡而誕生
調查著這些美麗又哀傷的照片時,我聽說了這個習俗也有傳承到日本

必須結束這座山才行
所以,把爾等也一同帶走吧
為了不讓爾等被丟下
為了不讓爾等被留下

水流減少後,我們開始行動,收容了十三位遺體
不知地層裡含有什麼,遺體的一部分呈現黑色潰爛,像溶化了似的

在洞窟內發現複數黑色箱子
箱蓋關閉緊實無法打開
裡面似乎充滿了水的樣子
對民俗學研究而言似乎相當貴重

沒有討厭的感覺

這些沉重的話語令我承受不住,不禁問了句,如果人回來了呢
對方靜靜地一笑只回了一句「若是回來了,我有話想告訴她」

那個人會過來
會帶著我走嗎

他拿了我的寄香,我的靈魂
那個人會帶著我的靈魂,回到我的身邊

然後,在地底深處放下黑色箱子,埋了起來
箱子裡,沉睡著那名白髮的少女

會來的

寫剩的筆記

又要叫我看那些,又要叫我那麼做嗎
時間變得越來越短了
該過去了

今天的夢,令人感覺沉悶
夜晚,好幾名手持火把的男子在挖掘這座神社大殿的地下

即使有過約定,唯有異人心意的變遷不可測

關於在廢棄旅館找到的日記上,那名民俗學者相關的書籍上找到的資料

要是像那個人的話就好了,因此被憎恨的話還比較好受
只要我默默不說話就不會有人受傷

巫女之箱分為二
匪者,應放入人柱,經四肢粉碎之苦,得人柱之力

在日本,有著把箱子埋入土裡,轉化成佛救贖眾生的習俗,即是所謂的肉身佛
據說成為肉身佛的和尚必須在地底念經敲鐘,來告訴別人說他還活著
這種儀式或許和肉身佛很類似也說不定

夕莉的筆記

七歲之前都還算在神
七歲之前和沒有生出來是一樣的
七歲一到了就會變成人

那當真是現實嗎?

低聲細語著,占滿整條路的人們
臉崩壞的人,身體損毀的人,沒有雙眼卻一直盯著我看的人,不斷哭泣的人

民俗學者「渡會啟示」似乎是對日上山信仰這個謎題熱衷,在山裡建了一間屋子住了進去
然後,就像日記所說地失蹤了,後來就開始有了某種傳聞

他並非遭到事故,而是觸犯了山裡的禁忌,連人帶房整個被神隱了
這個傳聞被稱作日上山版的「迷路屋敷」

哥哥一直被封印在黃泉之門裡,一瞬間也好,只要能緩解他的痛苦就好
一同度過最後一瞬的人,唯有這個位置我不想讓出來

死者,會在最後殘留強烈的情感
若是留下這種情感,就無法安心逝去

神社地下洞窟裡的那些人骨,全都躺在水底下
或許,這就是「回歸于水」的意思吧

我只能捂住耳朵
聽了,就會知道,一旦知曉,就得承受

接下來我得過去
因為她一直在等待著

我不需要聲音
因為我的聲音比起姐姐,更像母親

總想著找時間再去陽炎山一趟,想著想著已經過了好長一段時間了
其實最重要的是,我會害怕去探明那場夢究竟是否是現實

都是因為我瞭解了幽婚

不過,真正令我決定留下的,是一件小事
密花小姐喜歡的那句話「人生有時只是1杯咖啡溫度如何的問題」
雖然是到處都有的平凡小事,我卻始終不曾留意過

關於搜索物的報告書

我會對夕莉產生關心,或許就是因為我們是朝著同樣的方向抗拒著吧

說著這些回憶,又哭又笑的

累的記事本

最後,消失的真正理由還是只有當事人清楚
即使對其他人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對當事人來說卻可能是重要的大事

一個人住了這麼久居然還不會做家事
不會做料理,也不擅長打掃

雖然頭銜是作家助手,我做的事卻幾乎都是在照顧老師的生活

我害怕地屏住呼吸躲起來
死是不要緊,但那種的我可不喜歡

但我還是停不下腳步

那場祭典的那一日,在不知是夢是真的時候,獲得了寄香
當時的記憶仍舊曖昧不清,在揮下刀之後便沒了後續的記憶
帶著寄香去迎接她,一場年幼時的約定

對那寂寥的神情入迷,不禁被吸引過去時,婚約就已經成立
一旦動心,就結束了

隨第三次崩塌大量土砂完全塞住隧道,共計十八名工作人員留在隧道內部
據報告,是由山頂一側的山壁崩落,大量土石跟著水流落下,在隧道的中央造成了大崩塌

老師是個不擅長找東西的人,經常會把東西搞丟
每次鬧著說一定要找到,最後都會去委託黑澤小姐

我終於完成了試做的相機,當我開始拍攝弔喪照片時,也開始進來許多的委託
我跑了很多地方去拍攝弔喪照片

所以,我要成為人柱
在七歲到來之前

或許是因為結局近在眼前了,所以最棒的那些回憶才會如跑馬燈般閃過吧

人死燈滅
但是,我相信這並不是消失,只是去了肉眼看不見的世界而已

從委託人那邊來了聯絡

但是,我所追求的相機還尚未完成,現在這樣不過是將看得見的光顯像而已
必須將看不見的「影」的部份也顯像才行
這樣才證明了肉眼看不見的世界確實存在

我聽見有人氣喘吁吁地狂奔
之後,有人大聲叫了起來

山上的土石將半個旅館都淹沒了
雖然試著尋找家人,但找到的只有父親留下的那本相簿而已

而現在,這座山的水並不混濁,也沒有發生霧氣變黑的事情
這個災厄究竟是實際發生過的呢,還是為了警告而捏造出來的呢
如果,這件事在過去實際發生過,是以何種形式鎮壓下來的呢

「能得知她的死訊真是太好了,謝謝你」
硬擠出來的開朗聲音,反而令我更難受

醒來的時候,我記得那是一件令人悲傷的事

這件事發生了幾次之後,我漸漸可以清晰地聽見玩鬧聲
連我自己也做起了和孩子們玩耍的夢了

身體裡的水,和低吟的山鳴聲共鳴起來
我越來越無法動彈

我和春河從幼稚園就一直在一起
我永遠記得,在畢業典禮上我們一起唱的「回憶之歌」

我不答應,這句話拉回了我的意識
那是單方面的強勢話語

這些變得看不見了的東西,只要執行「喚回」就可以找回來現實世界
但若消失的不是物而是人,這種「神隱」是不能隨便去追蹤的

鏡宮累小姐

這些照片據說是科學家「麻生邦彥」博士遺留下來的
我也有調查其他地方的照片,似乎是他當時在各地拍攝而留下的

這樣就好,這樣就可以了

但是,她在等待著的,並不是我
有這種感覺

這樣我就永遠都不會死了

我不會讓老師煩惱或者困擾,要成為在他身邊很自然而然的存在
就像水一樣,化成透明,沒有任何顏色

來自密花的信

籠罩在這股空氣中,感覺就能忘記孤單

在土石流發生之前,就有過奇怪的事
幾年前,來遠足的一群學生裡,有兩名女孩在山裡失蹤了

仔細想想,當時我堅信有著肉眼看不見的世界
然而漸漸地,我卻放棄去思考這個世界是否存在

即使母親和姐姐對我溫柔,這同時也是在令她們受傷
可是,我太懦弱了,總是在猶豫,連自己去死都辦不到

黑澤密花

這台我想是還可以使用的,但是運用上請小心謹慎

若是,能將靈魂顯像留影下來的話

那雙眼彷彿看穿了一切,回答了我所想之事

和水連在一起的我們,就會承受那些巫女們的情感
承受這麼多死亡的意念幾乎要從我身上溢出來

密花的記事本

記于巫女神社

我沒有和任何人說過話
所有人把我當成腫瘤般,都避開了我
沒有人願意和我當朋友,除了一個人以外

我本來覺得至少希望老師能逃走,但是老師已經逃不開了
他成了異人

當時,密花小姐阻止我自殺的時候,我也是沒有哭
明明密花小姐都哭了的呢
我啊,究竟是從何時開始不會哭的呢
我曾是個夕陽西下時,會莫名其妙想哭的孩子

揮下去的時候,和少女對上了視線
那時候,有種打從心底被看穿的恐懼感,令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揮下了刀子

但是,終有一日,必須下決定
老師會覺得哪邊比較好?

我最後還是沒有明白,明會失蹤的原因

我本以為我有好好整理那些書,也確信並沒有拿出房間,但就是找不到

但逢世之婚約,大多數異人總會在最後一刻改變心意
不斷失敗

過去曾是觀光地的此地,現在已是出名的自殺景點了
不,原本就應該是如此

我本來希望能一直維持現狀下去
維持現在的關係不朝任何方向改變

柩籠,應放入更強的人柱
若受夜泉濡之人柱心靈清澈強韌,人柱可長久

連連念了幾次,淚從中來
哭著哭著就像自己的心靈被洗刷了般
頑劣的獨佔欲、醜陋的嫉妒,以及想為老師犧牲的秘密都受到洗刷

以為不用急著死,有好好做準備再來真是太好了,這裡待起來很舒服
本來以為一個人會寂寞,不過能感覺到人的氣息,不是活著的人就是了

失蹤者都是帶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此失蹤
或許是承受不住秘密帶來的壓力,打算將自己連同秘密一同消除吧

但是,對哥哥的這份心思,我說不出口
還沒有說出來哥哥就走了

救援行動在執行三天之後搜索完畢,但依然有有五名仍未尋獲
從崩塌現場看,側壁有看似徒手挖掘而成的橫穴
深處似乎連向了洞窟

越是接近死亡,越能消除自己的界限
就像流水一樣,容易產生共鳴

連那孩子都失蹤了…
或許是覺得等待太痛苦了吧
我沒能為她做點什麼
她好像有說過若是她回來,有些話想告訴她,這類的話
能不能,還是麻煩你找找看呢…

此外,現在不知森林已被劃為禁止進入區域,請注意不要胡亂踏入

想活著離開者不可進入之山,想來我是不會再有機會看到這份景色了

密花的記事本六

在日本這被稱為「弔喪照片」,當時攝影的照片還有微量流傳至今

大家都在逆流前進,卻一一力竭被沖走
我一個人也救不了

那些人對我就像碎碎念般,一直低聲細語

在那山崖上摸到夕莉時,我得知了夕莉的心靈創傷

從兩人一同倖存下來的那一刻起
我和冬陽變得十分要好
或許是因為兩人共用不可告人秘密的那份愧疚感

正因為到了這年紀,才更覺得當時那純粹的約定有多麼沉重
無法挽回的,被我遺忘的約定
帶著這個寄香,我應該去哪裡才能完成那場約定呢

榊的備忘

自從春河消失之後,我就不知如何是好
我一個人什麼也辦不到,甚至呼吸都不正常

為什麼眼睜睜目送她離去了
為什麼讓她就這麼走了

我覺得那孩子還在等著我
但我已經到了不能任意行動的年紀了

在陽炎山,成為人柱的女孩是可以自己選擇結婚對象的

潰爛的筆記

我不應該待在片品家
這不是任何人的錯,錯的是我待在這裡

修理這些老舊的人偶發現了一件事,人偶上都刻有不同的名字
而且,像是特地藏起來似的,人偶身上都有牙齒、骨頭、小撮頭髮等

就相當於已經將對方選為幽婚的物件了

我會和附近的孩子在寬敞的主屋、擺滿古物的倉庫、以及陽炎神社一直玩到夕陽西下
我想就是那時候的事

但若是如此,我,會永遠都是孤單一人?

深羽留下的備忘

母親的消失,是在我3歲左右的事

畢竟我身上接收了逝去的3人最後的思念

P.S.

冬陽她沒有看見那個夕陽
只有我有看見

據說這和一般回歸水中的儀式不同,是將人裝入特別的黑箱子,活生生回歸到水裡

蓮的筆記

最後一刻,選在樓頂的瞭望室比較好
從那裡看到的夕陽很美麗

「原諒我」,這句話在我的腦海裡迴響著

於是,少女落入了箱中
那場夢會是真實發生過的嗎?
如果是真的,那名少女她後來怎麼樣了呢

從夢中醒來之後總是心臟猛跳不已
猛烈的後悔感襲上心頭,讓我覺得苦悶又哀傷

黑澤小姐笑著說:我只是讓變得看不見的東西,又能被看見了
影見真的是非常的不可思議

在這裡不會有人找到,是只屬於我的地方

所以,我要一個人去
那個夕陽,就在山裡頭

您所尋找的影片已經停止生產,但還有微量的庫存
這個影片發售時得到很大的反響,我們也收到了相當多的詢問

黑色書皮的手記

對著我說出來的聲音、聲音
我一句都不能接受,什麼都不能做

那句話,真是詛咒

討厭被人盯著看,討厭被人看不起,所以我才來到這裡
但是,一想到最後有個人看著,卻不可思議地感到安心

會這麼覺得
不知不覺回神時已走入了山中

那件事只屬於吾
屬於吾一人

白色書皮的手記

若是因為期待照片有這樣的效能而進行了拍攝的話,那這就不是回憶用的記錄,也不是弔祭用
或許是衍生自一種獨特的生死觀

最近經常想起那時候的事
那時候最快樂

必須製作更多的人柱
大柱崩潰
夜泉湧出
必須鎮壓夜泉
在大柱溶化之前

或許,人與人之間是無法真正理解彼此的

那個人,是不會再來了
一想到那個人就湧出淚水
哭到彷彿自己溶化消失一般

回過神來,我又在這裡了
我明明應該已經死了

染血的手記

必須全部殺光
殺光這座山裡的所有女人
不可看她們的眼
全部殺光,戳爛眼睛
吾被看見了

我會成為人柱,進入柩籠
在永遠的孤單之中,持續懷抱著看取的那些死亡

都死了
終於孤獨一人了
吾無可正確一死
但是,如此甚好

會放進特別的匪裡,是為了讓人柱在水裡長久活下去的關係吧
關於讓人柱長久活下去這一點,有說法認為越接近死亡的人就能活的越久

生,死,皆相連于水

我是何時發現能看見不同的事物的呢
我是何時發現可以聽見死亡之人說話的呢

尋找失物的委託書

委託物 日記
寄香 有(逝者照片)
詳細 尋找逝世母親的日記
說是想要知道死亡的母親的想法
由於是逝者的遺物,要小心注意
結果 在負責照顧逝者的女性手上發現,
逝者原本委託她幫忙燒毀由於沒有不好的感覺,決定由關係者之間處理
委託物 舊倉庫的鑰匙
寄香 有(逝者照片)
詳細 尋找委託人舊家倉庫的鑰匙
也有可能早就已經沒了
寄香與委託物都是逝者的物品,需要小心注意
結果 透過委託人的親人也就是逝者的思念,成功發現被神隱的委託物
提醒注意供養逝者後交付給委託人
委託物 訂婚戒指
寄香 有(戒指箱子)
詳細 委託尋找戀人給的戒指
當事人希望瞞著戀人,因為結婚典禮已經快到了
結果 在當事人自家的桌子上發現
明明應該是最顯眼的地方卻沒有看見
委託人 放生蓮
委託物 弔喪照片的相簿
寄香 有(弔喪照片)
詳細 執筆寫作用的資料
日上山周圍過去曾經有著拍攝死後照片的習俗
地點雖然不太好,但物件已經很老舊,想來應該沒多少危險
若是認識的人的委託,夕莉應該也能做的比較輕鬆一點吧
結果 在旅館的舊館發現

那人影想將夕莉拖進水裡,拉入黃泉之中
我應該一個人處理的
不能讓夕莉接近這座山才行

失蹤者檔案

失蹤者百百瀨春河

對象 百百瀨春河
委託人 冰見野冬陽(友人)
寄香 有(當事人的照片)
詳細 委託人與物件皆為咖啡廳以前的常客
高中時代經常來咖啡廳,但從某個時期開始兩個人都不過來了
同一個時期聽說那間學校發生了集體自殺,但關聯性不明
備忘 是個乖巧溫柔的孩子,被人拜託會無法拒絕的類型

失蹤者雛咲深羽

對象 雛咲深羽
委託人 井山幸(養母)
寄香 有(當事人的照片)
詳細 留言說要尋找母親後便失蹤
母親在當事人年幼時就已失蹤
當事人隸屬于演藝事務所,根據經紀人的證言,當事人失蹤前正在調查關於日上山的事情
備忘 深羽是個直覺敏銳的孩子,養母心力交瘁

失蹤者榊一哉

對象 榊一哉
委託人 放生蓮(友人)
寄香 有(當事人的照片)
詳細 繁華街餐飲店經理
接受蓮的委託,在取材弔喪照片時,突然失去聯絡
由於原本就有亂跑的癖好,就不進行搜索慢慢等待聯絡
備忘 人物本身給人不好的印象,要提醒蓮注意不要深交

失蹤者雛咲深紅

對象 雛咲深紅
委託人 井山幸(友人)
寄香 有(當事人的照片)
詳細 自年幼時期就和兄長兩人相依為命
追查在事件中失蹤的兄長,隨後跟著失蹤,但平安無事在山裡被發現
之後擔任攝影家的助手,懷孕生產
父親不明,三年後當事人失蹤
備忘 寄香是由那名攝影家所提供
結果 放棄搜索
嘗試影見了許多次,都無能為力
存在衰弱到無法追逐的影子
看起來應該還活著,需要用更強的力量或者新的寄香來尋找
也有可能是當事人本身並不希望被人找到

失蹤者片品紡

物件 片品紡
委託人 主治醫生
寄香 有(當事人的照片)
詳細 來自主治醫生的委託
失蹤原因是家庭環境的不和
和異父姐妹互不相讓,平時有強烈的自責傾向
有自殘癖,需要儘早發現
備忘 在嚴格的家族中被孤立是原因
須和主治醫生商量發現後的精神治療
結果 取消委託
收到家人的聯絡,說決定交給員警,所以取消委託

失蹤者不來方夕莉

對象 不來方夕莉
寄香 有(當事人的照片)
詳細 因事故失去家人,之後精神面有點不安定
從幾天前就沒有來學校,也沒有聯絡朋友,附近居民看見她和平常一樣離開家
備忘 可以看見一般人看不見的事物
和醫師商量後完全治好
結果 保護成功(需要觀察,決定暫時寄放在家裡)

失蹤者成海明

對象 成海明
委託人 成海響子
寄香 有(當事人的照片)
結果 對象死亡
以此為終吧

影見報告書

這是在麻生家分家,第二倉庫找到的東西
從那之後,已經過了多久的歲月了?

委託人 放生蓮
報告人 不來方夕莉
確認人 黑澤密花
委託內容 尋找在日上山發現的弔喪照片有關聯的文獻等
以在日上山發現的弔喪照片為寄香,進行了影見
在日上山的廢棄旅館「一縷莊」發現了收藏有弔喪照片的相簿
由於已取得各關係處的許可,可以直接在手上保管

影見記錄

所謂「影見」即是觀測過去的影子

死亡令我覺得,真是意外地花時間
意識漸漸離我遠去,我看見那女的在拉我的腳,看見了夕陽

在叫我了,該過去了

影片的拍攝人投稿人皆為不明,帶子本身,是在日上山的河川附近所找到的
很多地方因為進水而無法播放

看著這片風景,便可以理解這個傳承的理由
幸好我有來這裡

寫到中途的原稿

過去,唯有覺悟一死者會被許可進入日上山
此外,進去過的人就不會被允許活著離開
這座山就因此以「死之山」為名,倍受人們的尊敬與畏懼

在陽炎山的祭典上,要將頭髮切下來作為寄香
這就是與現世的訣別

我也曾經有一次不可思議的體驗
在整理房間的時候,發現了至今不曾見過的東西
這就是密花小姐所謂的「變得看不見的東西」是嗎

再怎麼逃都會回到這裡

那是心力憔悴的笑容

那實在難以想像
因為我聽說,這座山實際上已經沒有巫女了

這個東西被放在老舊的箱子裡,究竟會是什麼呢?
先放著準備一會兒整理,不知不覺又消失了
是又「變得看不見了」嗎

坍塌事故記錄

那時我望向春河,而她也正望著我
我不會忘記那時的光景

又一名巫女,爬上了幽之宮
為了進入柩籠,成為人柱

睜開眼睛時,眼前有那個人在
都是因為有那個人待在我身邊才活過來

若是能和冬陽一同看見那夕陽該多好

為了繼承杳無人煙的形代神社,我試著尋找神社起緣,但卻沒找到
單從名字看的話,這裡應該是山頂大禍境「形代奧社」的分社

山裡充滿著清澈的空氣,靜謐的水流,充滿生命力的霧氣

由於從外國來的民俗學者難得一見,我父親就提供了協助,幫忙收集流傳在鎮上的弔喪照片
這個日上山,有著罕見的習俗,會將山上流下來的水作為禦神體來祭祀

春河消失之後我才明白,從小就和我在一起的春河,是多麼的重要

相簿裡的弔喪照片,是居住在這山裡的民宿學者收集的
他叫渡會啟示,沉迷於神秘傳承而來到日本,移居日上山,調查此地的傳承

要是我能消失的話就好了

關於影片「迷路屋敷」

我要成為大柱了

那一位說我可以變強,只要有這條線在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兩種遊戲似乎也有說是模彷自古代的儀式

真假雖然不明,但聽說有迷路進去迷路屋敷的人所留下的影片,就進行了調查
在靈異領域似乎是有名的影片

我只能閉上眼睛,捂住耳朵忍著度過

接觸到這座山的空氣,我想起了重要的事

感謝您的詢問

負責搜索的人員一名,以及應是坍崩事故的兩具遺體,在山麓旁的水籠池中被發現
或許是遭洞窟內湍急水流沖走,全身有無數骨折,也有黑色潰爛的部份,遺體損傷相當嚴重

持有者想忘記而回避的事物,持有者死亡導致物品思念力衰弱的事物,蘊含著不想被人看見意念的事物
以及已經一半沒入黃泉之中,變得看不見了的事物

不管去哪裡,都一樣,一個人結束

這忌穀再過去,就是位於這座山頂的聖地,大禍境和彼岸湖
若是她有那方面的素質,也有可能會被引導到那兒去
原本,該被呼喚到那裡的人,或許是我才對

我選擇了她
就必須和她一起結束

帳篷邊的筆記

我和其他的幼巫女是不同的
頭髮的顏色,眼睛,都是特別的,據說我活不到七歲

我沒有嚇你的意思,但有個傳聞說,射影機的持有者都會遭遇不幸
也有聽說過持有者死亡、精神不正常,或是失蹤後,只剩下射影機被找回來的傳聞

我挖爛了全部
將被窺見偷盜走的一切奪回來

每個人都在逆著水流,邁向同一個方向,朝同一個方向抗拒
發現這件事,微微的連帶感令我略為安心,然後就醒過來了

這台射影機的蓋子壞了,本來似乎應該是「箱子」般的形狀
我想你應該沒打算出售,若是方便的話希望能借我一陣子,我會回禮的,你考慮看看吧

那個人每天都會出現,我只能感覺到盯著我看的視線,感覺不到她的氣息
而且,一回過神來,就已經消失無蹤了
還以為我有一直盯著不放,卻消失了

我在孩提時也去過祭典,但我只記得快樂的氣氛
然而老師做的夢,似乎並不是什麼快樂的事
總是在呻吟著「不要看」什麼的

由於她披著薄紗,沒有看見臉
她盯著這邊看了一會兒,就這麼離去了

逼急了明的人或許就是我

人生滿滿都是悲傷、痛苦、與憎恨,全都令人疲累,我受夠了

但對我說話的時候就不會
在夢裡盯著老師看的女性,難道就那麼可怕嗎?

帶來的東西沒了

心靈一衰弱,就連呼吸都無法辦到
我擠出力氣用盡全力吸氣,再慢慢吐出來
總算完成這樣一次呼吸之後,再下一次

我做了巫女的夢,成為巫女的一場夢
拿下眼罩看取死者之後,再次遮住雙眼哭了起來
哭著哭著我醒了過來,現實的我卻沒有在哭

要是春河回來,我有話要對她說
在一切結束之前,將真正的心情說出來

被沉在水裡的紙片

我想應該和這座山將水視為禦神體一樣,是認為黃泉在水中
也就是說,水通往死

雖然無法清楚看見孩子們的模樣,但我覺得我死去的女兒也在其中
夜晚,我感覺到一股視線,睜眼一看,一名白髮的少女正望著我

我又做了那個夢
在祭典中,走近少女,揮下刀子的夢

試著調查那是什麼樣的遊戲,似乎是這塊土地上流傳的東西

所謂的死後照片,或是遺照
是在19世紀,照片還很稀奇昂貴的時代,在西洋出現的習俗

關於將人偶放進河裡供養這件事,是按照日上山口耳相傳的習俗來操辦的

看起來像是在等待著誰,但不是我
因為我沒有該有的東西

成為人柱的巫女們究竟在鎮壓著什麼?
還從其他山裡收集人柱
此地一帶有著人柱的習俗
曾經死過一次的人,被當作不會再死亡,可以成為強力的人柱
接近死亡的人就能成為強力的人柱嗎

啊啊,在呼喚著我
必須進去了
趁太陽下山之前

握爛的筆記

或許春河早就已經知道了,但還是說吧,好好的說出來

不知不覺在神社樹陰底下睡著時,我做了祭典的夢
祭典的那一日,我獲得了寄香

夢裡的遊戲雖然會持續下去,但最後一幕總是孩子們消失在霧中
若跟著那些孩子走,不知會怎樣

老師迷上了那張照片裡的女性
他明明應該是害怕女性的

做出選擇的意思,就是要捨棄沒被選上的一方
或許老師是辦不到這種事的,但是,太遲了

我身高追過冬陽的回憶
冬陽家改建期間一直住在我們家的回憶

像是遺書的紙片

那位民俗學者的想法也一樣吧
這些照片,好美

但是,這不可思議的魅力卻令我漸漸開始入迷
「殉情」大概會是最後一個令我動心的詞了吧

去了肉眼看不見的世界,去了隱世麼
肉眼看不見的世界,若是能夠捕捉到這隱世的話

快要溶化的筆記

從附近殘留的傳承裡,得知這是一座奉納「人形見」的神社
所謂的「人形見」,恐怕指的便是那些老舊的人偶吧

在這裡,我只需要慢慢溶化
變得像水一樣,溶入土中,溶入草木中,消除自我

那是夢嗎

除了一個人以外,其他所有人要將人偶藏起來
而別名為「異人」的鬼,則要在一開始選擇一位異性,然後去尋找她的人偶
據說找到人偶後,就算是和人偶的持有者有了「誓約」,也就是結婚了
若找到的是別的人偶,就得當場換人當鬼

我想變強
覺得無法變強的現在,比當初更加痛苦

越是接近死亡,就越能夠明白一切
如此一來,就能夠對赴死之人施展看取了

幸好我來了

民俗學者的語音記錄

我的秘密,以及創傷,總有一天會被夕莉得知吧
不過,或許在得知後才能真正的敞開心胸
才能開始正面地面對彼此

巫女充當著人與死的境界線,透過水
進入這座山的人都憧憬著死
死,就是回歸于水
一切都與水有關連
巫女們透過看取,承受死者最後的記憶
然後,巫女們成為人柱
記憶沉入水裡
若是一切都與水關聯著的話
充滿水的這座山就是死之山

為了保持成為人柱的巫女有強大力量,舉行與死者結婚的儀式
這就是幽婚
能從照片裡聽見愛的低語聲
這是詛咒的話語
但是,「殉情」這個詞讓我的心狂熱起來

委託電話的記錄

我成功從將巫女神社改裝為旅館的主人手上,借出當時的記錄與資料
入山記錄的最後一年,有一名活著出山的人物

在日本,關於死後的世界位在何方,有著各式各樣的說法
有些地方說在山上或是在海的彼端,也有的地方說是在地下

溢出來,大家都會結束
太好了,可以結束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