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艾爾登法環 (Elden Ring) 獸王瑟洛修設定分析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作者:萬劍——風之傷

來源:bilibili

開門見山,瑟洛修是誰?就是葛弗雷二階段前出現在他身後那頭被他殺死的獅子。

瑟洛修壓制了葛弗雷的野性,限制了他的力量,但因此就有很多人認為瑟洛修是二指或者無上意志派下來監視葛弗雷的,這其實是一個常見的誤解了,因為瑟洛修和無上意志其實沒關係。

不僅沒關係,瑟洛修還可以被認為是土生土長的交界地的一位王者,和葛弗雷,龍王,風暴王都是一個段位的存在。

首先黑劍的禱告裡說了,黃金樹時代以前,野獸們就用石頭作為武器了。

然後這裡明明白白說了,文明會讓野性消失,野獸們其實都在擔心著一點,他們也都知道,文明和自己是不相容的。

但即便如此,野獸之王還是選擇了文明的道路。

沒錯,這位野獸之王,獸王就是瑟洛修。

他不是至高意志排下來的神人野獸,他就是獸王,交界地的野獸之王。

他主動選擇了放棄野性,接受智慧與文明,成為了葛弗雷的宰相。

引領黃金一族,成為宰相,這個是瑟洛修自己的選擇,也可以叫犧牲。

這個是祖靈之民的道具描述,這裡的野獸指的毫無疑問是祖靈。

祖靈們選擇了原始的生活方式,因為祖靈遊戲裡其實更像是鹿,獸王瑟洛修則是實打實的獅子,不是一個系統。

甚至可以認為祖靈們是沒有跟隨獸王接受文明社會的一群野獸,兩方應該是分道揚鑣了。

最後就是葛弗雷接受瑟洛修的事情,也是大家認為瑟洛修是至高意志派下來的理由。

實際上我們看描述,根本就沒有說過瑟洛修跟至高意志有關。

真正可以確定的就是,獸王是接受了黃金律法帶來的文明秩序,從而選擇放下野性接受智慧。

可以當他是黃金律法的忠實信徒,畢竟他寧願捨棄野性也要引領文明。

但是瑟洛修和黑劍不同,他本人應該不是神人野獸,和無上意志沒有實在聯繫。

這也就解釋了一個基礎設定——只有被選中的神人,才有影子野獸,也就是神人野獸。拉妮有半狼,瑪麗卡有黑劍。米凱拉和女武神應該也有,但不知道在哪。

只有神人才能有,葛弗雷雖然是王,但性質上他是凡人,他不應該會有影子野獸,這不符合設定。

所以瑟洛修其實根本就不是神人野獸,他就是原裝的‘獸王’。

在老頭環裡,王可不是一個爛大街的稱呼,能叫得上王的必須足夠有實力,且得是擁有勢力的。

瑟洛修可是黃金樹之前就是獸王了。

說白了,他屬於土著勢力之一的王,和巨人,龍族都是一個層面的。

只不過,龍王與風暴王選擇和黃金樹打到了最後,而獸王瑟洛修,則選擇和戰王葛弗雷締結了同盟。

這麼一看,其實遠古時期的戰爭,並不是說戰王葛弗雷一打全,也算拉幫結夥了。諸王分成好幾個派系,黃金樹這邊其實是有兩個王一起出征的。

所以別看瑟洛修二階段被葛弗雷手撕了,這位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接受了智慧的他應該說是也便弱了很多,但好歹這位也是個王,只是主動選擇了放棄獸性當宰相的道路。

所以說按照道具說明來說,瑟洛修和黑劍應該不是一個系統裡面的。雖然都是野獸,但他們倆不是一種類型的野獸。

反過來說,瑟洛修只是古代王而已,沒有太陰謀論的背景。

黑劍則和半狼很像,雖然是至高意志派下來的,但對瑪麗卡的忠心程度明顯高於對至高意志的。他應該也是沒怎麼鳥過二指,至始至終都對瑪麗卡絕對忠誠。

至於和半狼哥的區別,可能就是實力了。半狼哥因為反抗至高意志而被折磨瘋了,黑劍則沒有,也能側面體現出來黑劍到底牛筆到什麼程度。

不過這也可能和拉妮與瑪麗卡的差距有關,拉妮比較弱小,也沒那個能力去保護自己的影子,瑪麗卡則是實打實的神,她的影子對應的是她的力量,所以強到足以藐視至高意志的命令

其實除了獸王之王,黑劍是一個很容易被忽略,但是特別至關重要的角色。

核心討論黑劍的話其實就一點,黑劍的劇情戰力設定實在是太它丫的強了。老頭環很多角色都是吹的很強,戰績一般,或者戰績不錯吹的一般,戰績強描述強的其實不是很多,也就葛弗雷葛德文等幾個角色。

但這個黑劍可不一般,這是一個無論戰績還是描述都吹上天的角色,描述上能強到這麼個地步的人真是少有。對應瑪麗卡的話,這位甚至可以當瑪麗卡之下的天花板了。葛弗雷都夠嗆能幹過黑劍。

其實還有一個不知道算不算設定的細節,也可以說是腦補。

就是遊戲裡很多地方都有獅子野獸出現在各個領地裡。

紅獅子城的雙獅子,索爾城的獅子都有。這些野獸就是獅子,和瑟洛修是同族,而他們也不是黑劍的部下。

是不是就意味著他們這些幫助守城的野獸其實就是瑟洛修的手下呢?都是獅子,還幫忙守護各個地方。

這很明顯是正規軍的編制啊,這些獅子其實應該都是瑟洛修的正規軍部隊。

也能看出來兩方其實一直都是同盟,而不是瑟洛修是葛弗雷的下屬。獸族和黃金樹是聯合關係,而不是從屬關係。

分析過後,其實能得出一個有點陰謀論的結論。

那就是瑟洛修其實並不是【忠於】葛弗雷,他們兩個的地位其實差不多,而瑟洛修是忠誠的黃金律法的信徒,他會和葛弗雷聯盟,是因為葛弗雷是黃金律法的戰王,所以瑟洛修才會去輔佐他。

也就是說,如果葛弗雷做出了違反黃金律法的行為,瑟洛修其實是不會允許的。他甚至可能會想把葛弗雷被背刺,然後扶持其他人當王,他可能是有這樣的想法。

兩人之間的友誼可能更多的只是利益相關的內容,所以有些人不理解,為什麼葛弗雷你二階段要手撕獅子啊。

說白了,他來可能根本就不是朋友,甚至不是君臣,兩人一直在互相制約,或者說博弈。

利益一致的時候,他們是攜手的同盟,利益一旦發生衝突,瑟洛修可能第一個咬死的就是葛弗雷。所以才有所謂限制的存在。

畢竟從描述來看,這兩位都是【王】,讓一個王者臣服於另一個王者,說實話,不太可能。瑟洛修怎麼說也是獸王,和龍王風暴王都是一個層次的,怎麼可能就臣服於你葛弗雷腳下呢?只是兩方利益一致,達成了同盟。

所以葛弗雷殺瑟洛修的時候來了一句,我已經受夠繁文縟節了。

說白了就是不想跟你玩這些政治了。我就一個戰士,一個蠻子,當王的政治博弈我也玩不明白,我直接掀桌子了,你的一切謀略,計畫,利益糾葛,我都不在乎了,我直接給你殺了,你有啥想法都沒用了。

所以葛弗雷這麼幹,對他而言其實是一種解脫。

這麼分析一看,是不是對這段的解釋就很合理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